相关文章

在美国大搬家的事宜 上海日通搬家公司

几天前找一个老文件时,突然翻到了几张老照片。是当年从中西部小城搬来休斯顿的时候照的。岁月如梭,那时女儿才两岁出头,现在已经是个小学生了。

对美国人来说,跨州搬家好比家常便饭,也许因为从来没有什么户籍的束缚,爱去哪就去了。不由想起我中学同学安琪的那次横跨美国的大搬家来。

那时安琪和她老公住在纽约。安琪已经硕士毕业工作了,老公博士毕业找到了加大尔湾分校的教职。兴奋之余,他们面临的却是从东部大西洋沿岸去西部太平洋沿岸的大搬家。这距离可是覆盖了三个时区,相当于绕地球八分之一周。巧的是从地图上看,包括我在内的三位中学女同学就坐落在从纽约到尔湾的高速公路沿线上。因此安琪大拍板:开车去加州!要知道这一路3500英里就是近六千公里的车程,其中要越过美洲大平原, 翻过洛基山, 穿过犹他州的不毛之地和全美最大的莫哈维沙漠,而他们家的老爷车已经有11岁高龄了。

好在他们胆大,当时也没孩子拖累,因此处理掉了来美几年积攒的所有家具,将那些绝对必需的书籍、衣物、生活日用品装进了三十一个纸箱交给搬家公司,自己就轻装上阵了。

第一天他们驾驶了450英里,日暮时分到达俄亥俄州克里夫兰市冰同学的家。冰当时已经有孕在身,但居然没告诉大家,直到安琪跑上门亲眼看见,我们才借光得知了好消息。第二天冰陪着他们游玩了克里夫兰市。第三天他们继续出发,开过印第安纳州,下午抵达了芝加哥的晖家。晖那时已经有了自己的房子,傍晚带着他们去密执安湖畔游玩又请他们去意大利餐馆吃饭,安琪头一回吃了芒果、椰子、红莓三种sorbet(冰糕),事后说起那份美味来传得同学圈内人人知晓。

第四天他们就开到我家了。那时我刚摇身一变升格当妈不久。在来美的同学中,我居然属于领先一步踏入母亲行列的。当时光顾着给儿子喂奶拍嗝换尿布洗澡,忙忙碌碌的哪里有空陪他们去玩,相反还恨不得安琪来做田螺姑娘才好。于是他们只好自己出去玩,晚上才回来休息。常常是一边陪我聊天,一边还要帮我递个尿布啥的。

告别我家之后,他们继续西行,接下来沿途就没有朋友了。好在他们能干惯了,翻山越岭穿越沙漠,花了几天时间克服了最荒凉的地段,胜利到达拉斯维加斯,最后再开四小时平安抵达尔湾。前后一周多的时间,探访了三位同学外加游山玩水,完成了驾车跨越美洲大陆的搬家壮举。

有了安琪的先例,轮到我搬家的时候,自然想都没想也决定开车去德州。当时老公博士毕业录用他的公司也是很不错的,搬家费用实报实销,因此我们几乎没扔什么家具,所有瓶瓶罐罐包括抹布啥的搬家公司都包好收好装上大卡车。我就把我平时开的小车卖了,老公开他的Minivan载着我及一双儿女,和搬家公司的大卡车前后脚离开了我们战斗生活好些年的小城。当时我们的房子刚插牌上市没多久,冬天也没人看房,幸好找的经纪就是我同事的老爸,所以我们放心交给他,铲雪除草他都帮我们包了,到最后卖房我们都没回去,远距离全权委托他了。

我们搬家正值圣诞期间,圣诞夜大餐就在一家美式连锁餐馆Denny's解决的,第二天车上儿子却发烧呕吐了,我让他躺在一排椅子上捧着一只碗接着,幸好晚上就到了圣安东尼奥我们大学同学的家。按理说圣安东尼奥在休斯顿西面,去那其实是绕路的,但当时我内心就是想学安琪吧,一定要搬家路上拜访同学才觉得有意义。同学家休整两天感受了节日气氛才开去休斯顿,搬家公司的大卡车也开到了,可恼的是事先联系的公寓却选在我们到的那天洗地毯,所以搬东西进家时地毯都是湿漉漉的。我带着两孩子碍手碍脚,才赶紧联系我在休斯顿郊区的表妹,她二话不说就派她老公来接我们娘仨过去,晚饭时候我老公帮忙搬好东西之后再开车过来一起聚。真是多亏有同学和表妹,让我们的搬家增添了很多温馨和快乐。

还记得我们暂时落脚的公寓,每月一千多美元的房租,两厅两卧两卫、一百平米左右的面积被我们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好在住了几个月我们就买好了房子,三百平米带游泳池,20万美元出头,真正感受到休斯顿的房价比别处有多实惠了。

相比中西部,我们的确更喜欢休斯顿。老公在那家公司干到现在,常有朋友问他干嘛不跳槽,他说当年公司给我们实报实销了五千多美元的搬家费让我们来到这,离开不太好。他知恩图报的态度也影响了我,每年他们公司请员工及配偶同去的圣诞派对上,我回回看见公司老总都要谢谢当年让我们全家来到了休斯顿,回回他都听得那个眉开眼笑。

不管怎么说,人往高处走,搬家都希望越搬越好。安琪搬到尔湾就再没挪窝,我来这里以后也很满意。看来我们都很幸运,搬到了自己喜欢的地方,过着自己想要过的生活。